疫情中的里约贫民窟:75%出现新冠症状的居民未就医-灵异事件吧

疫情中的里约贫民窟:75%出现新冠症状的居民未就医 时间:2020年05月29日 23:46:44

疫情中的里约贫民窟:75%出现新冠症状的居民未就医

根据Viva Rio的数据,贫民窟社区之间也存在着医疗援助不平等的情况。拜萨达弗鲁米嫩斯市的受访者中有11.9%表示有亲密接触的人在家中死于新冠肺炎或者被怀疑感染新冠病毒,里约市的该项比例为11.6%,圣贡萨洛市(São Gonçalo)的该项比例为9.5%,尼泰罗伊市(Niterói)比例为3.3%,内陆地区为3.1%。

据统计,8.8%的贫民窟家庭中至少有1人感染新冠病毒,4.2%表示虽然未被感染,但与至少1名新冠肺炎患者共同生活。在回应调查的受访者中,有3.2%表示新冠病毒测试结果呈阳性,首府里约市的该项比例为4.5%,内陆地区为0.4%。

5月29日电 据南美侨报网报道,巴西“Viva Rio”组织近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里约热内卢州贫民窟社区出现新冠病毒感染症状的居民中,有75.5%没有就医,50%有居住在附近的熟人因感染该病而死亡。调查还显示,新冠肺炎死亡者中有10%死在家中,未得到任何医疗援助。

疫情中的里约贫民窟:75%出现新冠症状的居民未就医

考虑到新冠病毒的高传染性和贫民窟社区难以实施隔离措施的现状,Viva Rio组织估计这些社区中的新冠病毒感染者数量可能很快增至15万人。

调查还显示,在里约州内陆地区有16.5%的受访者称自己或同屋居住的某人出现了这种疾病的症状,首府里约市的该项比例为39.2%,拜萨达弗鲁米嫩斯市(Baixada Fluminense)也出现了同类情况,该项比例为34%。

据调查,感染者大多是需要离开家门出去工作的人群,其中87.9%年龄在25至59岁之间。

据报道,调查是针对冠状病毒发起的“救救贫民窟”(SOS Favela)活动网络的一部分,该活动共登记了里约州29座城市332个社区32037户家庭的信息。本次调查工作于5月9日至16日期间进行,所记录家庭中共有3542人回复了新冠病毒大流行对他们生活产生的影响。

个人专栏

  • 美联储披露紧急贷款计划ETF购买情况

    北京时间5月30日消息,疫情中的里约贫民窟:75%出现新冠症状的居民未就医根据周五公开的信息,美联储在其支持企业债的紧急贷款计划启动时的日子里购买了包括Vanguard短期企业债ETF和iShares iBoxx投资级企业债ETF在内的交易所交易基金。

  • 车迷别被时代滤镜骗了,F1远没有那么温情……

    中新社发 侯宇 摄">4月12日,疫情中的里约贫民窟:75%出现新冠症状的居民未就医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F1)锦标赛在上海赛车场举行,梅赛德斯AMG车队的英国车手路易斯·汉密尔顿夺得冠军。图为比赛开始的发车场景。中新社发 侯宇 摄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30日电(王昊) 随着雷诺车队领队阿比托布尔表态新赛季开始前不会确定下赛季车手阵容,阿隆索回归F1的话题看起来要暂时搁置了。这位退役一年多的前世界冠军可能回归,勾起了不少车迷的怀旧情绪。但实际上,F1围场内,可并没有那么温情。北京时间14日,雷诺车队宣布,2020赛季结束后车手里卡多将会离队。这意味着2021赛季,雷诺会出现一个车手席位空缺,“阿隆索将重回雷诺”的消息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有外媒报道,雷诺车队已经与阿隆索签下预备合同。但随着阿比托布尔的表态,阿隆索能否回归雷诺,恐怕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揭秘。然而在社交媒体上,阿隆索和雷诺再次产生联系,已经让不少车迷觉得兴奋。尽管物是人非,但或许是那抹终结“法拉利时代”的雷诺蓝太让人怀念,不少人还是乐于见到这种久别重逢的戏码。资料图:阿隆索。人们回忆F1的黄金时代,回忆那些车手和车队之间的动人故事。显然,时代滤镜总是会美化很多回忆,F1围场里,有过温情,但也有过不知多少次剑拔弩张。阿隆索职业生涯的两次车手总冠军均在效力雷诺期间获得,但在2005赛季首次夺得车手总冠军后,在2006赛季开始之前,他决定在一年之后转投迈凯伦。这样一来,2006赛季便成了他和雷诺的“最后一舞”,好在2006赛季他成功卫冕。但人们很容易忽视,在这个赛季的最后阶段,也是争夺车手总冠军的关键时期,阿隆索曾在接受采访时抱怨,感觉自己在本赛季几场比赛中被车队“晾在一边”,队友费斯切拉和他的竞争对于争夺车队冠军是危险的。在此后的职业生涯中,阿隆索先后辗转于迈凯伦、雷诺、法拉利,其职业生涯末期又回到迈凯伦,并于2018年在那里退役。资料图:2014年F1大奖赛首站、澳大利亚站正赛举行。而关于此次回归传闻,也有人从不同方面进行解读。媒体报道,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雷诺的经营危机加深,可能面临破产。所以有人认为,阿隆索的回归是为了“拉赞助”。实际上,自“舒马赫时代”结束后,F1经历了一段群雄争霸的时期,阿隆索、莱科宁、维特尔、汉密尔顿等车手之间的竞争异常激烈,而车手的流动也比较频繁。这样微妙的故事并不少见,像舒马赫和法拉利紧紧捆绑在一起的情况很少见,直到汉密尔顿和梅赛德斯实现统治。而车手流动频繁的后果便是上个赛季针锋相对的对手,下个赛季可能就成为了队友。不过,队友也未必就不“针锋相对”。F1的赛事特点有些像田径或者短道速滑,每队两名选手,计算个人成绩,赛场上存在竞争,也可以互相配合。但当下其他项目几乎不会像F1这样,车队会明目张胆地要求一位车手为另一位车手让出领先位置。中新社发 侯宇 摄">资料图:4月12日,2015年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F1)锦标赛在上海赛车场举行,梅赛德斯AMG车队的英国车手路易斯·汉密尔顿(中)夺得冠军。图为颁奖仪式。中新社发 侯宇 摄此般做法或许是出于大局考虑,但从每个车手的角度来看,难免会因此产生矛盾。这种矛盾很容易影响成绩,除非有着当年梅赛德斯车队那样的统治力。2014赛季开始,梅赛德斯队内的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便开始“互掐”,两人在比利时站发生碰撞,导致汉密尔顿爆胎退赛。此后的几个赛季,类似场面频频上演。2016赛季,西班牙站发车阶段他们再次发生碰撞,最终双双退赛。此后在加拿大站、奥地利站,两人在赛道多次发生摩擦,他们身为队友,却“胜似对手”。这种争斗直到罗斯伯格宣布退役才最终结束。这并不是个例,红牛时期的维特尔和韦伯,威廉姆斯车队的小舒马赫和蒙托亚,迈凯伦时代的汉密尔顿和阿隆索等等,都曾被卷入“内讧”的舆论漩涡。法拉利车队车手维特尔亲临现场与车迷互动。而在这样的纠纷中,车队难免在某些时候厚此薄彼,以至于矛盾最终波及车队,甚至发展到两位车手都对车队产生不满情绪。最近的例子,便是上个赛季法拉利的车手维特尔和勒克莱尔,勒克莱尔曾在意大利站的比赛中未按照计划帮维特尔“拉尾流”提速,而维特尔则在俄罗斯站比赛中连续两次拒绝为勒克莱尔让位的车队指令。法拉利的车迷们或许会怀念从前舒马赫和巴里切罗一正一副分工明确的时代,他们不会因为争执而影响车队策略。比如2002年的奥地利站比赛,巴里切罗杆位出发一路领先,却在终点前减速将冠军“让”给了舒马赫。这样的行为引起了很大争议,而多年以后,有媒体报道,当时巴里切罗收到的车队指令中含有类似解雇的威胁。资料图:法拉利赛车。可见和谐的表面之下,现实未必那么美好。但人们怀念那个时代的时候,除了法拉利的风光之外,大概很少会细究背后的因果。或许,这就是F1的时代滤镜。阿隆索到底会不会回到雷诺?目前还不得而知,而雷诺有意其他车手的新闻,也注定陆续传出。观众出于情怀而抱有太大期望可以理解,但也应保持清醒——F1围场之内,生意始终是生意。(完)


合作专栏

评测

回到顶部
温州动车事故真相|女尸体图片|封门村灵异事件|世界最大兔子|诸葛亮之墓|历史故事|云南猪人|月球背面|酷刑|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极速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彩神8-永久网址0748.cc|广东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北京pk10-复制打开0748.cc|分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澳门百家乐-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快三-永久网址0748.cc|快三彩票-复制打开0748.cc